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2週間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広告 at

2014年01月23日

華麗地微笑


雨後的風景會更好看。只是因為沒有你,不再戀獨自旅行。再好的風景,感動不了一顆關上的心。

懷念中學那個混蛋的自己,總覺怪好,塵埃裏藏著乾淨的陽光,至少好過如今要搭不搭的微妙。無法無天地淘樂,自由自在地愚鬧,沒心沒肺地叫笑,就連時光,也可以輕易去嘲歎,何況是一些被莫名的原因沖散後再也無法找尋的味道。愈加患得患失畏首畏尾的日子裏,想明白或許是從前太過張揚,現實捆住我手腳以示教訓。在這些即將成為舊時光的時光裏,我還蠢昧地活在嗔怨裏,毫無知覺,何談自拔。

滿滿的失落在懷裏散步,拿什麼對你說最暖的情話。勿言抱歉,我沒有眼淚可以浮誇。

龍貓一直撐著梽月送的那把傘,在梽月需要它的時候便會相助。

我多想送你一把傘。

不為你能助我,只願它能陪你。Life is a process Gradually into the sky If the horizontal line on the sun Autumn word All sentient beings and pretty You are my scenery Simple is happiness The left will precipitate the only miss


  


Posted by wuliaoshe at 11:37Comments(0)

2014年01月02日


牆裏秋千牆外道,牆外行人牆裏佳人笑,笑漸不聞聲漸悄,多情卻被無情惱。。。真是非常的無趣,明明是兩個世界,偏在牆上開了些窗;已是吹皺的一池春水,秋波卻穿不過這矮矮的院牆!想來這砌牆的師傅是不曉得風情的,假如在牆上開了個圓拱門,那一定會很浪漫。。。。

我小的時候,牆是個界限------牆裏是我們的:我們廠,我們院,我們家。。。牆外就是另一個世界了,是外面的,是那面的。。。。我們的很熟悉,外面的很誘惑!只是院子的大門只一個,雖然足夠寬,對我們來說卻不一定很方便,許多時候直接翻過牆不僅便捷,也顯出一種氣勢。於是牆垛上便多了許多可以踏腳的豁口,時間長了,不知哪塊磚不結實,便又會出來一兩個小洞,隨著時間的推移,洞口也由腦袋大小漸漸地變大,等到學過了晏子使楚的典故後,一個小門已是儼然落成,許多大人也堂而皇之地穿門而過。。。記得我和我最好的玩伴為了出去玩沒少挨打,因為兩家門挨門,所以常常兩岸青山相對哭,汪洋一片撲面來!那時可不像現在,父母打孩子,那不是個事 !不挨打的男孩是長不大當的。那小門最終和大人們一起共用時,沒人還會想起破牆人的那份執著和快樂!現在想想,如果詩裏那人換做是個男孩,怕是就簡單多了,只不免要少了許多教人悱惻的句子。

雖然牆對我們來說有許許多多的不是,卻也並不是障礙,那只是對大人們而言的。但至少牆給了人一種安全感,一種自我的屬性,就像家一樣------牆裏是我們的,牆外是外面的!也就是說,牆裏的就像自家的一樣,牆裏的人也就像自家人一樣,差也差不多!那時天天放樣板戲,好多詞都是脫口而出的,不須過腦子。記得有一次,老爸老媽(那時他們都還英俊漂亮)殷切地問我:爸爸,媽媽是誰呀?天下人的父母就是我父母!現在看來如果真這樣我的負擔可不輕!也不一定,真要那樣,今天也就不會有窮爸爸富爸爸之分了,也就沒有官爸爸和官二代的說法了!那時宣傳的是個普世的理想,也是我們的爺爺奶奶們年輕時奮不顧身的動力,他們砸的是另一種牆,看不見的,卻又實實在在,壓迫人心的牆,那是一座太結實的牆!

事實上,雖然電影上是這麼說的,但這種看不見得牆卻也是的的確確存在的,即便是在同一圍牆裏,人與人還是有些微的差別,至少我感覺到在我外婆的心裏是這樣的。我們院子裏有個小女孩,我們常常在一起撲蝴蝶,滿頭大汗的,直到家裏人叫為止。有一次,剛玩了不多久,外婆就遠遠地沖我招手,讓我回家吃好吃的東西。我跑回來胡亂吃幾口就急急地出去了,讓夥伴們等是不好的!可是不久外婆又找了個新的理由,這樣再三,她終於決定一勞永逸地解決問題,問我願不願意到我姨媽家去玩?那當然是我最開心的了,因為可以和我的表哥表妹一起玩了。。。真相是不久以後告訴我的,因為小女孩的家用當時的話說是下放戶,跟我們不一樣(雖然我最小的姨媽這時也下放在小縣城的一個劇團裏),老太太不願意她和我在一起!雖然我很想和她一起玩,但終於我又有了好些新玩伴,漸漸不去想她了。。。。

從一個院子到了另一個院子,從舊的圈子進入新的圈子。舊的牆倒了,馬上會有新的。看得見的牆穿越了,卻在內心的牆腳徘徊------牆裏,是過去的安全港;牆外,是未來的彩色夢!生命的過程總是充滿矛盾:柔弱時無所畏懼地探尋卻在到達頂點後止步;年輕時義無反顧地離開卻在垂暮後迫不及待地歸來! 還有什麼比這更加不可思議:昨天的破牆者,也是明天的砌牆人!驚人相似的一點是:今天砌牆的師傅,很少是嘴上無毛的年輕人,是他們不能,還是根本就不屑?生命就是一個個輪回--相似而又不同。代溝與其說是認知的差異不如說只是生命階段的不同!愛的本能而築起的保護既是生命初啼時的繈褓也會阻礙著成長中生命前行的腳步,讓我們不要因生命還不堅強便築起一道厚厚的牆,也別像那粗心的師傅忘了在看得見風景的牆上再留個小門-------讓生命在脆弱時得到保護,在成長時看到希望,而在長大後去尋找自己的方向!Snow in April Say a thousand words So Young Cherish every minute together A tree Samuume proud frost The yard for a pot of chrysanthemum. A person of snow You run? Straw Fleeting time



  


Posted by wuliaoshe at 12:30Comments(0)